13.1.19

133







寫字的這三個月,意外遇到了內部的魔鬼。

以為再不會有這樣困頓焦慮的狀態,一月初某天醒來,伴隨著前夜惡夢的結束而發生。

彷彿裸身垂墜水底,空氣如霧,冷暗,失重凝滯。
日常的光彩不再,行住坐臥都沒了滋味。

反覆打坐,靜心,散步,依然不見好轉。
依然繼續寫字,直至某一靈犀時刻,才發現痛苦的根源,便是眼前的這些文字。

「想要寫出感動人心的作品。」
沒料想簡單的希望,竟也演變成附骨執念,腐化生命。

早該認清的,純粹的事物是一點都刻意不得。
以為自己已無大志,才發現內心仍有一部分,不甘微渺,仍渴望創舉、成就什麼。

然而人確實微渺,一切確實徒勞啊。
若非發自本心去做,去活,有什麼是真的必要呢。

彼時,看著行事曆上自訂的創作期程,出版計畫,忽然覺得無比可笑而釋懷。

忘了好好生活的人,怎可能好好寫字。
如果連現在都過不好,談什麼未來。




.